汣尘

『2015/6/11』[钻A/御泽] 所谓护短

[御幸一也×沢村荣纯]




※短篇,私设职棒御幸X大学生荣纯


※有感而发,被守护是一种幸福对吧。


-------------------------------------------------------------------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珍爱和底线,不可撼动,不可玷污。摸到了逆鳞,也不要委屈被烧了一身火,即使是脾气在好的人,也舍不得放在心尖疼的人被人污蔑,更何况是本就坏脾气的人。

日益变得更加闪亮的球界新星御幸一也就连私生活也被广大粉丝关注着,但这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过困扰了。

清晨,御幸从身后环抱住了正在为他做着早餐的人,噼里啪啦从平底锅里飘出的香味让肚子先醒了过来,略低下头用鼻尖磨蹭过人的耳后,带着沙哑的声音一声一声喊着对方的名字。


「荣纯,荣纯,笨蛋荣纯——」
「知道了知道了,别嚎了!!」泽村不由地抬眼给了御幸一个白眼,视线却在停留在那眼下黑茶色的黑眼圈的时候手上的动作也不由地加快了一些。收紧的手臂挤去了身体与身体之间的缝隙,百分之百的契合度让心也被对方的味道和温度填满,深吸一口气,在长长地呼出。心安的感觉,是幸福的味道。

不知从何时开始变得很爱和荣纯撒娇的一也却从一开始就被荣纯娇纵着。这个男人,有太多被藏起来的负面情绪,有太多独自背负的沉重包袱。泽村他不知道,不明白,御幸他也从来不跟他说。但泽村他知道御幸一也足够强大坚韧,他不需要安慰和开解,那么他就不需要费心去安慰他,只要给他一个笑容,一个满怀的拥抱一个只属于两个人的家就已足够,不是么?

错开出行,自然地背包下楼,在只有两个人知道的地方挥手再见,不经意上扬地嘴角是满溢的爱情的味道。

大学,球队。
上课,训练。
想他,想他。

好不容易结束了一天课程的荣纯推掉了同学们联谊的邀请,用最快的速度跑着赶上了已经闪烁着黄灯的地铁。


目标东京巨蛋。


倚靠在车门微喘看了看手腕上的表面。希望比赛还没有结束。

而另外一边,聚光灯衬着那个男人的眼睛更亮了。球场如舞台,而他,御幸一也,亦如明星般闪亮耀人。第七局的攻击,被腰带束缚的腰线是强韧而好看的,不可小觑的臂力,一旦瞄准的球就一定会果断出手,理所应当般,一下子扩大了分差。因为棒球而夺目的人,带领着球队走向胜利,得到了全场的欢呼。

但即使在茫茫人海中也很容易撞上的视线,那瞬间柔下来的视线看软了泽村的心。

「真帅,恭喜胜利!」

御幸一也的每一场比赛,在那视角最好的地方都给泽村荣纯预留着一个位置,无论泽村他是否可以赶得及来看。一种不用说出口的默契,因为时间的沉淀变得更加心照不宣。

泽村绕开了人群,熟识地和工作人员打过招呼,在走廊里徘徊着,稍晚了一些才推开了队伍休息室的门。今天也和往常一样,他坐着等着他,他来找他,然后在一起回家。
御幸站起来走了过去,一手扣上了荣纯的腰,一手撑在了荣纯耳边的门板上,突然缩短的距离,让荣纯一时也忘记了该怎么反应。只是他不在像从前一样瞬间炸毛然后迅速逃开了,而是抬着头直视着眼前这个男人的眼睛,那里面湿漉漉地印满了自己开始有些泛红的脸。


 


习惯真是一件可很怕的事情啊。

「御……」未喊出口的名字消失在交缠的舌尖中,带着侵略性的吻比起缠绵,情欲的感觉更深一些。御幸的手掌难得高出荣纯的体温,肆意地抚摸带来一身战栗。被门板隔离的世界人来人往,人声鼎沸,而门内的两人却早就无暇顾及。


一切看似平常,确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第二天,报纸、推特上铺天盖地的消息传开来——御幸一也在休息室里跟人热吻。激动的粉丝们说什么的都有,而这对御幸来说这根本无关紧要。他不是明星,也不靠脸吃饭,他只要打好他的棒球就好。但当他看到队友拿给他的报纸的时候,却还是下意识掏出了手机按下了那个牢记于心的号码,而等待接通的时候比以往更煎熬。

「嘟——嘟——」


 


比起自己的名声,御幸更在意的是那个笨蛋的感受,他一点也不想因为这些事情而影响到他们的日常生活。指腹一遍遍划过报纸上的那个人的脸颊,终于被接通。

「荣纯,你现在在哪?」
「在学校啊,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上课打电话给我!!混蛋四眼!!」还是跟以往一样,御幸扯了扯嘴角笑了出来,所以笨蛋还不知道现在自己正站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这样就好。

一切他都会处理好的。


挂了电话,御幸反而不知为何有些心神不灵,他索性翘掉了下午的训练去了荣纯的学校。


 


压低的帽檐,绕开了路上的学生们,御幸窜进了教学楼,他站在教室的后门透过玻璃看到了那个笨蛋。


【诶——竟然真的在好好听课诶,真是太神奇了!!】然后就这么忍不住地笑出声来。明明以前是一看书就会睡着的人呢。


 


「御幸一也居然会喜欢男人!太不能接受了!!不行,那个男人会毁了他的!我要去找他理论!!」


「……」


 


突然从手腕传来的拽力让女孩大惊失色,回过头的瞬间她眼中充斥着一种惊恐中夹杂着的惊喜的复杂情绪,然后她就被眼前的这个男人禁锢在了墙壁和身体中间。这也许是第一次,也将是最后一次如此近距离地接触到这个她喜欢了很久的男人。


 


「我不是喜欢男人。」


「我只是喜欢他而已。我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和打扰到他。」


「只有这点,我是绝对不会让步的。」


 


再多的话,那个男人也就没有再说了。换回了一贯的笑容,转身地时候伸手揉了揉那个女孩的头,然后就这么离开了。那一天,女孩看到了御幸一也眼中的坚定。那一天,女孩好像又更喜欢御幸一也了一点。但终究,她选择了祝福。



你问我后来?事态并没有蔓延开来,却像是戛然而止。女孩似乎用匿名地方式向大家阐述了那天下午发生的事情,更多的人从震惊转为祝福。都是自己喜欢的人,那么他幸福因为是被放在第一位的事情。只是对于那个独占了这个男人所有温柔的人,多少还是有些嫉妒。


伴随着大家的祝福这件事逐渐变成了一个大家都知道却只有那个人不知道的小秘密。只是很久很久以后,无意间御幸提起这件事,被追问起荣纯才了然。从脖子一路红到耳尖的人用双手挡住了有些不知如何反应的脸,却被圈抱住抱进怀里。这个男人总是这样。如温水一般,却时时刻刻温暖着跳动的心脏,偶尔地沸腾,带着灼热的温度让爱情在灵魂上的刻印有深一分。

之后的一天,御幸一也只发了推特上三张照片和一段话。
第一张,他和荣纯的手套。捕手手套和投手手套。
第二张,是那颗被珍藏的沾满最多甲子园的泥土的硬式棒球。
第三张,是不知何时拍下的两人带着戒指相扣的双手。

“御幸一也不是明星,他只是一个很喜欢棒球的普通人。御幸一也是一个幸运的人,他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太阳。而他终将站在御幸一也的身边,一起走向更大的舞台,走向这短暂人生的终点站。”
———————END—————————

感谢食用!!


 我来发粮了,你们爱我么?诶嘿!



评论(7)
热度(230)

脑洞非常大,老司机现在在学开飞机,甜文虐文看心情!
目前主写御泽/启红。
偶尔会带尼沃/东卷/也想试试切爆!
最近墙头众多,关注请慎重!

© 汣尘 | Powered by LOFTER